人民日報:點亮萬家燈火

信息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2019-09-22

  圖片說明:

  圖①:福山油田的石油工人升起測試管柱。

  駱云飛攝

  圖②:江西省吉安市通津村“漁光互補”光伏扶貧電站。

  邱 哲 袁 棋攝影報道

  圖③:兩河口水電站施工現場,建設者肩扛錨索用于加固山體。

  雅礱江流域水電開發有限公司供圖

  圖④:2014年9月,三峽大壩泄洪迎秋汛。

 

  三峽工程、西電東送、西氣東輸……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一大批重大能源工程項目建成使用,給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生活改善注入了強大動力。從“跟隨模仿”到“并行引領”,矚目成就的背后,是只爭朝夕的奮斗拼搏、是科技創新的突飛猛進。如今,我國能源產業生產設備和裝置水平顯著提升,特高壓輸電、核電等成為我國的閃亮“名片”。能源事業正闊步行進在高質量發展道路上!

  世界最大的水電站——三峽電站

  “動力心臟”電能足

  本報記者 朱 雋

  入夜,上海南京路霓虹閃爍,外灘流光溢彩。您可曾想過,點亮申城夜色的電力中有相當一部分來自遙遠的三峽。

  三峽工程自2003年首批機組投產發電以來,就通過三常(三峽—常州)直流輸電工程,將電力源源不斷地送抵上海。

  受益的不僅是上海,三峽電站這個強力“大心臟”生產出的電能,經由三峽輸變電工程組成的條條“動脈”,就像奔騰不息的長江水,源源不斷地流入華中、華東、華南和西南地區,惠及湖北、河南、江蘇、廣東、重慶等多省市。這一系統已成為世界上少有的幾個特大型電力系統之一,為實現全國聯網奠定了堅實基礎。

  三峽工程通過32臺70萬千瓦的水輪發電機組將急流轉換成電能。截至2019年7月底,三峽電站累計發電量突破1.24萬億千瓦時。2018年發電量更是首次突破1000億千瓦時,創造國內單座水電站年發電紀錄。三峽工程日夜輸出的電能,大大緩解了受益地區電力供應緊張局面,為國民經濟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能源支持。

  水電作為清潔能源,在為國民經濟發展提供綠色動力的同時,還有著巨大的節能減排效益。數據顯示,三峽電站多年平均發電量882億千瓦時,相當于每年替代燃燒原煤5000萬噸,每年減排二氧化碳1億噸、二氧化硫200多萬噸。

  還記得2012年7月4日,那一天三峽電站最后一臺機組正式并網發電。單體70萬千瓦的三峽機組堪稱“巨無霸”,尺寸和容量大,水頭變幅寬,設計和制造難度大。比如,機組上的一個螺絲有碗口那么粗,安裝誤差卻要求比一根頭發絲直徑還要小。

  改善定子線棒接線方式、發明蒸發冷卻技術……伴隨三峽工程建設而生的100多項技術專利,讓我國水電重大裝備水平實現了大跨越,進入自主設計、制造、安裝、運行的新階段。

  西部大開發的標志性工程——西電東送

  “電力高速”惠東西

  本報記者 丁怡婷

  3027.5億千瓦時!上半年,廣東省全社會用電量再度領跑全國。這其中,每3度電就有1度來自西部。

  將時間指針撥回20多年前,廣東電力負荷緊張,不少企業飽受拉閘限電之苦,而西部水能資源開發程度不到8%,大量的煤炭沒有用于就地發電,只能通過火車等方式輸出。

  將西部電力輸往東部,優勢互補。2000年,我國西電東送工程全面啟動。作為西部大開發的標志性工程和骨干工程,西電東送工程由南、中、北三大通道構成,三大通道(不包括三峽電站)建設的總投資達到5300億元以上。

  在人跡罕至的深山峽谷中建電站,建設者需要翻山越嶺流動作業,“睡大通鋪”“喝不上水”是常態。更重要的是,當時特高壓這項核心技術在國內外都尚不成熟。從零開始,建設者們開展了一系列的自主化技術開發與工程實踐。而今,我國已成為世界上首個全面掌握特高壓交直流技術并實現商業化運行的國家。一條±800千伏特高壓直流線路只用0.008秒,就可以把甘肅的清潔能源輸入2000多公里之外的湖南。

  國家能源局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我國西電東送能力已達到約2.3億千瓦,相當于10個三峽電站的裝機容量。這條跨越天塹的“電力高速”,讓東西部地區實現綠色協調發展。從云南西電東送累計突破9000億千瓦時的電量來看,相當于為粵桂瓊三省區減少標煤消耗2.6億噸,減排二氧化碳6.9億噸、二氧化硫500萬噸。與此同時,西部資源優勢轉換為能源優勢,以電力為基礎的能源產業已成云南省第二支柱產業,在工業增加值中所占比重、對GDP的貢獻持續提升。

  如今,西電東送的又一大動脈——烏東德電站送電廣東廣西特高壓多端直流示范工程(“昆柳龍直流工程”)正在熱火朝天地建設當中。2021年全部建成投產后,每年可送電320億千瓦時。未來,更多來自西部的風光水將點亮中國!

  世界最大水光互補發電項目——龍羊峽水光互補光伏電站

  “多能互補”效率高

  本報記者 丁怡婷 原韜雄

  在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一排排光伏組件在湛藍的晴空下熠熠閃光。它們與近40公里外的龍羊峽水電站,組成了世界最大規模、裝機容量85萬千瓦的水光互補光伏電站。自2014年投產以來,電站累計發電突破70億千瓦時,相當于節約標準煤223萬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約600萬噸。

  什么是水光互補?“簡單說,可以將光伏電站看作‘虛擬水電機組’,接入水電站后,通過水輪機組的快速調節,將原本間歇、隨機、功率不穩定的鋸齒形光伏電源,調整為均衡、優質、安全的平滑穩定電源。”國家電投黃河公司有關負責人解釋說,這種方式既可以優化水電站豐枯水期的發電量偏差,又能解決光伏電站電網吸納難等問題。

  近年來,我國通過自主開發,填補了大規模水光互補關鍵技術的空白,應用成果達到國際領先水平,也為后續開展大規模水光風聯合調控技術及智能調度系統應用奠定了基礎。

  電站運行效率的提高,除了借助水光互補技術,還依靠智能化運維。龍羊峽水光互補光伏電站的一個子陣,就有4000多塊光伏組件,如果出現故障或者遮擋等異常情況,通過人力一一核查,很難在短時間內找到故障點。如今電站通過“集中監控、大數據分析、遠程診斷、實時維護”的智能管理,可以實現快速故障定位、缺陷智能處理等,年平均故障次數減少30%,系統故障對發電量的影響只有傳統方案的1/10。

  如今,龍羊峽水電站只需幾秒鐘就能對光伏發電的變化作出反應,調節后的總發電量與調度發電計劃吻合,電網再不用擔心光伏發電的穩定性。此外,水電站的送出線路年利用小時由原來運行的4621小時提高到5019小時。

  近年來,我國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占比顯著提升,水電、風電、光伏發電裝機容量穩居世界第一。在西南和西北等水能資源豐富的地區,多能互補示范工程在穩步推進,風、光、水正一起奏響“協奏曲”。

  我國最長的輸氣管道工程——西氣東輸

  “能源動脈”自主造

  本報記者 冉永平 丁怡婷

  2004年,來自新疆塔里木盆地的天然氣,穿沙漠、越黃河、過長江,奔向上海市白鶴鎮,緩解清潔能源供需矛盾,被老百姓親切地稱為“福氣”。

  源源不斷的“福氣”是如何到達東部地區的?借助的是一條長約4000公里的蒼勁“氣龍”——西氣東輸工程。2002年,西氣東輸一線工程開工典禮舉行,此后又相繼建設了西氣東輸二線、三線工程。

  中國石油西氣東輸管道公司總經理張文新介紹,自2004年全線商業運營以來,西氣東輸工程已累計實現天然氣管輸商品量約5030億立方米,提高天然氣在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的比例近2個百分點,占全國新增天然氣消費量近50%。“源源氣流往東輸、滾滾財源向西送。”160多個城市、3000余家大中型企業、近4億人口從中受益。

  “氣”貫東西4000公里,工程建設規模和技術指標世界罕見,難度堪稱世界之最。在建設過程中,我國技術創新和裝備自主化取得突破性進展。“西氣東輸一線建設時,壓縮機組、大口徑全焊接球閥幾乎全依靠進口;通過自主研發,西氣東輸二線開始實現大規模國產,X80高強鋼的應用居世界首位。”參與了西氣東輸建設的中國石油天然氣管道工程有限公司設計院總工程師張文偉回憶。起步晚但起點高,我國天然氣管道技術攻克了不少世界級難題,實現了從追趕到引領的跨越發展,也為國內鋼鐵、冶金、材料等相關行業提供了技術進步和產品升級的機遇。

  西氣東輸只是一個縮影,當前我國天然氣管網建設正加快步伐:中亞D線有序推進,中俄東線預計2024年全線通氣,LNG接收站配套管網建設加快進行……根據規劃,“十三五”期間,新建天然氣主干及配套管道4萬公里,2020年總里程達到10.4萬公里。

  從西部沙漠戈壁到東部灘涂濕地,從東北高寒凍土到西南峽谷急流,一張橫跨東西、縱貫南北、覆蓋全國、連通海外的天然氣管網,正在神州大地鋪就!

  《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22日 06 版)

  文振效攝

  版式設計:蔡華偉

新疆时时彩彩三星跨度